顶部旗帜.png

心能企及的地方,都不叫远方 | 未来对话

来源:西北师范大学社团联合会 编辑:闫岩 2018-11-08 09:55:22

  我联系他做本次访谈的时候,他还远在新疆。那时,我并不知道他为何要去那里,去那里都做了些什么。

  “苦心人,天不负。”

  虽然带着好奇,但我没一开始就谈及关于前几天的新疆之旅,我们聊了聊学习。我感受到在他的眼中学习不仅仅是简单的对书本知识消化吸收,更多的是在实践生活中不断地锻炼自己。

  他曾多次组织口述史调研活动,每次都有取得丰硕的成果。交谈中,我知道了新疆之旅,知道了他眼中的学习。

  暑假期间,他组织团队赴陇东地区开展“家风”口述史调研活动;近期又参与了我校赴新疆阿克苏地区支教学生的口述史调研活动。他始终认为学习是一个不断培养自己,增强自己能力的过程。

  作为历史文化学院的学生,他眼中的历史不仅仅是一门专业课,更是一种对兴趣的深入探索和挖掘,乃至是一种对思想的升华。

  “学习历史就像是在跟历代帝王将相名士对话,可以了解到很多有趣生动的故事,体会另一个时空的百味人生,这感觉有点像‘人鬼情未了’。”似乎历史的学习也带给了朱文博同学很多关于人生的反省和深思吧。

  在交谈中,他特别提到了书法这项爱好。“书法除了带给我很多的荣誉之外,同时也让我沉淀了自己,养成了稳重的品性。我其实挺感谢书法的,人的一生能够拥有一个这样的爱好其实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良好的兴趣爱好不仅仅是让我们发掘自我的存在,更是一种让我们受益一生的礼物。

  谈到自己在学生会的工作时,他说到:“在大学这几年,我最感谢的组织就是校学生会了,它给我提供了无限的平台!也感谢在这个组织遇到的每一个人,让我懂得了许多!”

  他也谈到了自己在上学年工作中对学生“四自”工作委员会的见证,从刚开始时的一片混乱,无处下手到之后的逐渐上手,渐入佳境再到现在的秩序井然,文明礼让,这中间有着多少人多少天的辛勤付出,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努力的结果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在对朱文博同学进行访谈时,他多次提到自己在大学前三年幸运地占据了“人和”。经过我们进一步了解之后,才得知他所说的“人和”是指自己所遇到的师长们。

  当我们问到对他来说影响最大的老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那当然是我的班主任——历史文化学院的尚季芳老师了。”

  从他的口中,我得知尚老师是一位严慈相济的老师,而且最让朱文博同学难忘的就是尚老师一次次耐心指导自己做口述史的事情,他说:“尚老师指导的每次口述史调研对我来说不仅是知识面的拓展,更是一种扎根黄土的品质锤炼!”

  另外,他还说到了尚老师生动激情的课堂氛围。从大二开始,无论是专业必修课、专业选修课还是全校通识教育类课程,他都选了尚老师的课。能感受到尚老师的课堂让他在专业方面受益良多。

  在朱文博同学的话语中还流露着对历史文化学院其他老师和自己在学生会工作时候帮助过他和他所遇到的老师的感激之情。

  朱文博同学还特别提到了他的一位学长,“我认为在大学阶段朋辈教育是特别重要的。”

  “在我大一刚进校的时候也陷入过迷茫和惶恐,所以第一学期的成绩很不理想,好在我遇到了一个特别优秀的学长。他是我加入学院团委宣传部遇到的学长,在他的帮助下我转变很快,而且成绩也有了很大提升。我甚至觉得曾经有一段时间,是在模仿他的足迹。”

  这位学长去年已被保送到了上海,已是千里之遥,但当朱文博同学提起这位学长时,仍是充满感恩。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常怀感恩之心也为他的人生道路上增添了许多光彩。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众所周知有一个临近毕业的大学生都会面临着的选择,是毕业工作还是继续攻读,是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养家糊口,还是继续探索自我更多的可能性。他选择了后者。

  “继续攻读研究生是我进入大学后的既定目标。在2016年国庆节我去北京师范大学参观过,那时的我便坚定了无论考研还是保研都要去北师大的决心。为此,我还特意报了考研班,直到保研资格确定以后才退了出来。”

  说到这里犹是感动,足见其对于自身目标的坚定。这也让我联想到了电影《返老还童》里的一句话,“如果生活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我希望你能有勇气,重新启程。”

  他还谈道,“我读研是为了让自己的知识更加丰富,让自己的眼界更为开阔,让自己的能力更加卓越。如果以后有机会我想我会选择继续深造,比如读博亦或是出国留学。”

  大多数人对于离开自己熟悉的舒适圈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彷徨与担忧。我向朱文博同学提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反应倒是很让我意外。他担心更多的是自己的专业能力不如别人,“我想在这段时间脚踏实地地学习,不断地提高自己,让自己能跟更高水平的人并肩。”

  朱文博同学讲“人生短短数十载,我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做更多的事情。”勇于挑战生活的人总有种扎根在心里的自信,洋溢在言语里,鲜活于神情中。

  我们总说“诗和远方”,却也说不清道不明这“诗”在哪里,“远方”又在哪里。通过这样一次简单的访谈,我想朱文博同学的“远方”不在兰州,亦不在北京,或许都在他的心里吧!

  

1 共1页